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parasite/mulu2019/plugins/default.php on line 89
-中国现代教育网✅✅✅


_校园那些事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   【字号:      】

  �有一个美丽的学校,校园里的老师和我亲如朋友;同学和我亲如兄弟姐妹;校园里的花花草草和我成为了一体,我们缺一不行。

  走进校园,一条条绿色的生命映入眼帘;一朵朵花儿争芳斗艳;一个个小学生穿着整齐的衣服在校园里蹦来蹦去。世界好像变小了,所有的欢乐多聚集在了这充满快乐的校园里。小鸟在枝头唱歌,小草在地上跳舞,它们仿佛也在庆祝考试结束呢!

  微风轻轻的吹着,我来到了操场,仿佛回到了那一次。

  那一次是一个炎热的下午,我们无精打采的来到了操场。男同学们争着要玩篮球,而我们女同学则是用那双灵巧的手,去编花环。我们变得花环并不多,只有两三个。不过,每个花环都是非常漂亮的。嫩绿的叶子串在一起。细细的叶茎缠绕在一起。几片梧桐树的叶子是绿的那么可爱,那么令人喜爱。哦,对了,忘记主角了!那鲜艳的花朵,扑鼻而来的香气,怎能使我忘怀?这朵花挺像太阳的,就叫它太阳花吧!金黄色的花蕊,外层带着白条似的花瓣,会使你忘记吗?

  不仅仅有这一次,还有一次也是令我难以忘怀的。

  那次暑气逼人,我们从教室里出来就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这一切的一切,都被老师看在了眼里。到了操场,我们女生看情况不对,便停止了说话,而男同学却很茫然。老师用眼瞅了瞅他们,其实他们知道是什么意思的,可他们就是不肯停止说话。过了一会儿,老师说:“女同学到西面丢手绢去。”我们听了都非常吃惊,但又不得不听从命令,于是,我们窃窃私语的走了过去。男同学们更是笑不可支,有的说:“你们又不幼稚啊!多大了还玩丢手绢。”有的说:“你们真是太幽默了,老师叫你们干嘛,你么就干嘛?”还有的同学笑得前翻后仰。我们女同胞才不去管他们呢,不过仇记在心里,下课再报。我们越玩越开心,越玩越高兴,仿佛回到了纯真的童年,回到了那个没有烦恼的时候去了。我们玩得正高兴,我转眼望一望那群男同学,他们还在那站着呢!他们的姿势各种各样,有的蹲在那儿在看我们游戏;有的低着头好像在自责;还有的人在和另一个人说话。我高兴极了,仿佛像一只自由飞翔的鸟儿;像一条活泼自在的鱼;像一棵无阻碍的参天大树,沐浴着阳光,自由成长!

  还有那一次,可能是我永远都忘不了的。

  那一次是下午放学后的一幕,老师叫我们刘家的留下来帮忙,我们也不好推辞,就爽快地答应了。老师让我们留下来的原因是:种蔬菜。我一听到就非常感兴趣,它像一块具有强力的磁铁,把我吸住了,我怎么甩也甩不掉。我依稀记得很清楚。那次,我们围在小小种植园里,老师先用工具刨好了土地,然后就让我们去打水、浇水、栽苗、施肥。我们都干得非常仔细,没有半点儿马虎。我们像培育幼苗宝宝一样仔细,动作轻巧,生怕弄疼它们。现在的蔬菜已不像当初那么软弱了,它已经学会了不依赖别人的爱护,能自立自强,遇到大雨也不会轻易低下头了。当初那个小孩子,如今已经能独立自主了,而我们能做一个独立自主的人吗?

  门前那亭亭玉立的月季花,现在已是含苞欲放了。当它开放时,我相信会有许多人去观察那婀娜多姿的月季。月季有着浓郁的香气,只要你走近它,它就会散发出阵阵清香,让你觉得像是走进世外桃源一般。那儿花儿美得更是令人陶醉其中。花瓣层层叠叠,仿佛就是层层叠叠的蛋糕。花瓣到花芯是由深变浅那淡黄色的花芯引得昆虫为它喝彩。蜜蜂为花儿唱歌,蝴蝶为花儿跳舞,总之,花朵就是一个大舞台,大舞台永远都为它们敞开着。

  学校中心,是一位高大的而挺拔的战士——塔松。塔松一年四季都惯有着那严峻的态度,不管是严寒酷暑,雨露风霜,它都威武挺拔,那么直,那么坚强,不软弱,也不动摇。

  操场边上的梧桐树更是令人刮目相看。那带有黄色的叶子是那么柔美,使人看后就会产生快感之心。我想,等到秋天,等到满树的叶子都落下来时,这里会成一张大大的床会成一张柔软的地毯,甚至会成一片金色的海洋。

  屋外的紫藤,门前的龙爪槐,雪白的玉兰,黄色的连翘,小巧玲珑的紫荆以及小小种植园里的每一棵花花草草,它们每一个都蕴含了让一个优美的故事,一个让人入迷的故事。

  啊!美丽的校园,可爱的校园,虽然快要分别了,但我又怎能舍得你呢?  

 市里最出名的河流,是南明河。这个原本地远水少的省,有南明河这样的河流实属不易。
�偏爱这河的岸,一排绿柳拂过的样子,有个别柳枝荡进水里,牵起阵阵涟漪。春日里,这柳树抽了芽,净是青绿色,好看得很。暖阳融了岸上的薄薄一层冰,似化进了岸边的土壤里。有的老太太格外喜欢在春日里打拳,无疑,南明河畔是他们的最佳选择。绿柳像染绿发的姑娘,辫了满头的辫子,风轻轻撩着它的发。老人们站在岸边打太极,似乎与自然融成了一块。渐渐地,柳枝愈发愈绿了,这便是进入了夏天。风刮得更大,靠岸柳树的辫子已经触得了河面了。一排排群魔乱舞的模样,绿柳疯狂甩着头发。有怕热的孩子常到岸边吹风,使他们的头发也如同柳树一样狂飞着。夏日的傍晚,老人们操着一口乡音,坐在岸上的石凳,侃侃家常。等柳叶都黄了的时候,便已经是深秋了。河面也微凉,少有人来玩耍,大都是浪漫的情侣。柳树像垂暮老人,老态龙钟地。大风偏要吹动已经摇不起的它,好像强行要老人跳街舞似的。不过,秋日还不算寂寥,一年到头,河畔最孤寂的还要数冬日。南方天气下的南明河是结不了多厚冰的,常常是一小层,不似北方那可以承人的厚冰。到处都是银装素裹,柳树已经被冻住了,再也不怕狂风吹得它腰疼。它好像睡在透明的棺材里,安静地,安静地沉睡,等来年春天的复苏。
别看南明河现在是一片盛景,它可也有差点被现代污染淘汰的时候。那是零几年,污染渐严重,人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南明河的水也乌压压的,像投进去一片乌云。岸上还未种柳树,只见得着一些地方连草也生不起来,像即将秃顶的人。一片衰败的景色,若是再配上几声乌鸦叫,那可真算是地狱了。特别是在风云墨色的时候,河岸更显可怖。
南明河是贵阳的母亲河,如同黄河是中国的母亲河一般。它们虽然都在恶化,但儿女们怎么会抛弃母亲,南明河的青春缓缓归。 




(责任编辑:)

猜你喜欢:

2020/01/20

热点聚焦

相关新闻

专题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