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parasite/mulu2019/plugins/default.php on line 89
-绝对一百婚恋网✅✅✅


|被删除的童话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   【字号:      】

“再见”每次路上碰见她,总是笑嘻嘻,一个绿色发卡,一个粉红色大书包。书包本是一样,只是她的个子实在太小,所以她后面的书包显得格外大。干净小小的额头不像其他女孩一样有刘海遮住,那么干净真是,她便是毛毛,总是笑,有些淘气却格外认真。她总有许多朋友,因为她太乖巧了。而�呢?朋友一大堆,却很难找几个真心待我的。在一起,也只不过是在讨论谁最有天分。我们彼此清楚,若无成绩,一切皆是白搭。但我和她却不一样。我的一切,毛毛皆知,她的一切,我也皆知,我的外号,也被她叫了出来--大毛毛。“好难听”我会打趣说道。“没有呀!大毛毛,小毛毛,多搭呀!嘻嘻。。。”她有一口洁白的牙齿,她从不遮掩,笑起来像得到糖果的小孩儿。我很懒,总是将手靠在她的小小身体上,听着她唧唧喳喳,像一只欢快的小鸟。我们的点滴,浮现在我眼前,一句像是在昨天。然而我那时却不知,鸟儿终属于天空。

再后来是机器猫七人组吧,记得是很有民族风味的七个人,那当儿机器猫还叫“阿蒙”,当然最崇拜的是王猫,中国人嘛,拳脚功夫还是不错的,在机器猫七人组红遍校园后,友情的定义开始变得复杂,校园里三三两两走着的人都有是成双成对的,真的笑也好假的笑也好真的朋友也好假的朋友也好,都是手挽手说自己是他的或她的好朋友。

周五,终于放假了,全班集体沸腾,我也是别样的激动,也不知道初中老班头上的头发是不是又少了几根,不知道以前的老师是否改变。带着满肚子的疑惑,我与昔日的同学再次走进初中学校。距离上一次中考之后的别离,同样干净的道路,同样底枝的大树,同样明亮的天空。只是身边没有了那个女孩……

看到远方两个女生背着粉色书包,牵着手,一片欢笑曾已何时,我们也走过这条路,用了整整三年时间。同样一片欢笑,同样一阵阵打闹,只不过两个女孩现已长大,有新同学、朋友。早已忘记曾经的那一处真实。

正如回收箱被复原了一下,哆啦A梦系列的超长片又卷土重来了,那个时候可以在天上随便飞的竹蜻蜓和带着“如果有这个我马上去银行把那些花花绿绿的钞票都搬出来”的注脚的时对我来讲已经没有什么意义,那只是梦幻的丝线切在肉里,动一动就痛,痛很长很长时间。那个时候我只是想要一个朋友,一个可以理解“为什么你不喜欢拢络别人”的朋友,那些个空洞无聊的暑假,终于以那只蓝色的可爱机器人陪伴而告终。

如果说哆啦A梦真是大雄孙子给大雄的礼物,那么我亲爱的孙子啊,你对爷爷也太薄情了一点,你不知道爷爷正处在一个多么困苦的境地上吗?我可以这样的抱怨消磨一暑假的时光。被日光泡满的写字台,抽屉依旧安静地关合着,没有谁要从那里来。

比如说因为实在没什么人才我便被拉去出黑板报,出完之后同学排名:这边这个字最好,这个第二,这个第三,这个最难看。“最”永远是“很”的最高级,也最能伤人心,虽然当时我只是大度地笑笑,表示并不介意。

不要说十二三岁的小屁孩什么都不懂,说慌。那种委屈那种伤心我现在还能很清楚地体会,虽然忘了是因为一件什么事,但那肯定是一件旁人看来微不足道而我十分珍贵的事情。

也许那个时候,友情就开始萌芽了。

记得风吹起花般破碎的流年,而你的笑容摇摇晃晃。成为我生命中最美好的点缀,看天,看雪,看季节深深的暗影,再见女孩儿!�知道若没有离别,成长终究无所附丽。




(责任编辑:)

猜你喜欢:

2020/03/31

热点聚焦

相关新闻

专题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