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parasite/mulu2019/plugins/default.php on line 89
-大旗军事✅✅✅


|旧书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   【字号:      】

将视线慢慢地转移,转移到“银河”的左边。你的视线会同�的一样落在靠近“银河”左侧一颗很不起眼的Star上。这完全是感觉的选择。他暗淡些但不一闪一闪的专孔子偷闲,是乎他是为一直发光而耗尽光能才会变得暗淡。

这刚发现的两颗星星他们都不闪烁这好象是一种暗号吧?再细看他们的动作,左侧那五大三粗一副放牛样儿,卷起裤腿正欲扑河而过。依我主观推测左侧那必是“牛郎”,右侧定是“织女”。至于他们的暗号,叫什么来着?哦!我记得了叫“闪光弹”,取其反意“不闪光弹”。一般人我不告诉你。

从方形这头垂直向那头走去,只需四步就见边。接着便是台阶,但观星人并未走下去,而是拉扯一下裤腿就地而蹲。欣然而带些希望的抬起头,向深遂的碧空望去。漆黑显出了深,那深,深得看不见竟头,好似阿修罗境界,那碧也若无际的浩海。此时只希望有一颗流星突然划过天际,点亮无数的天灯,让无竟的黑暗远离这个世界,让每颗星星都充满幸福和希望。

望望“银河”的右边,那颗既大又亮的Star她不像别的那样闪闪发光,反而她是一直发光而不闪,这也显出她的与众不同。仔细看,你又能看到她瞻前顾后犹豫不决的样子。这是问啥呢?

顷刻,头向西北方偏些许。我不由自主地惊叫起来——那不是银河吗?以前只能从电视上通过别人的望远镜才能看到的东西现在居然能直接观察到这难道不值得惊叫一下吗?但高兴得太早。待我定神再看,嘿嘿!那是一段薄雾。暂且不管它是啥,反正与银河相论在我这儿是可以假乱真的。

   日暮时分,我独自坐在窗台上,夕阳的余晖透过镂空的窗台纹饰,洒落在附近的一本书上。

  那是一本旧书,微微泛黄,蓬松却整齐,依旧散射出柔和的光芒。我用手指轻轻抚过,记忆便开始如流水般涌现。

  那是一间古色古香的大屋,深沉的外表,简洁的风格以及别致的纹饰,无一不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然而,让我更诧异的是:这间屋子只住着一个女人,而我从那一刻起,将与她一起生活。她走到大屋的屋檐下,等待着我的靠近。

  我却一动不动,远远地打量着她:消瘦的脸庞,有些凹陷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小巧的嘴巴,中等身材,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她牵过我的手,一言不发地关上门,将所有的不舍与悲伤捎在门外。从此,便注定了我和她一生的牵绊。她是一个固执且追求完美的人。因此,从小她便严格要求我,并且给我一本厚厚的本子,让我每天都写日记。小时候,总是贪玩的。我总是跟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去斗蟋蟀,她知道后,便再也没有小孩找我去斗蟋蟀了。院子的那棵栀子花树,每年开花时都会香味四溢,让人心旷神怡,我总是爱偷偷爬上那条粗壮的枝干上乘凉。

  有一次被她发现了,她让我每天绕着院子跑十圈,第二天栀子花树也被砍掉了。不久,上学了,她每天都在大屋的屋檐下等我回家,督促我做作业。而我则厌恶她的严格,并且把这些点点滴滴写进了那本厚厚的本子里。那天,天灰蒙蒙的,我却很晚才回家,而她却依旧在等我。我站在门外,与她对视着。一阵子后,她让我先回去吃饭,然后再到书房抄《三字经》三遍。我不知哪来的勇气,大声吼了她,便跑开了。

  不一会,下起了雨,滴滴答答。我走在街道上,任凭雨淋湿我的衣服,漫无目的地游荡着。突然,邻居冲上来告诉我,她受伤了,让我这个闹别扭的孩子快回家。那一刻,我的心剧烈的颤抖着,脑袋一片空白。我疯狂地冲回家,看到她躺在床上,眼睛闭着,我的心慌乱起来,我扑过去,“哇”地一声哭了:“奶奶,你别丢下我,我以后不敢了,我什么都听你的。”我听见她轻轻笑出声:“傻丫头,奶奶在闭目养神呢。奶奶没有要丢下你,我还要看着你长大,看着你出人头地呢!”原来,她是在追我的时候不小心被石块绊倒了,摔伤了膝盖。

  从那时候起,那本厚厚的本子里出现了一个永远都不会抛弃我的人,那就是她——我的奶奶。

  如今,我已经从懵懂小孩蜕变成青少年之中的佼佼者,而这一切,都源于她那无声的爱。日落西山,只剩下天边那淡淡的粉霞。我含泪却微笑着拿起那本旧书,那本记录了我和她之间点点滴滴的旧书,那本承载着她那深邃的爱的旧书,那本我将一生珍藏的旧书,�将它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深深地,久久不能释怀。  




(责任编辑:)

猜你喜欢:

2020/03/30

热点聚焦

相关新闻

专题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