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parasite/mulu2019/plugins/default.php on line 89
-交友中心✅✅✅


-蛙声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   【字号:      】

现在,已经高一了,�背上了沉重的书包,背上了大家的期望,也背上了自己。我知道我的脑袋里再也不会出现小时候看似愚昧的纯真。而我人也已不在老家,即使偶尔记起,也极不情愿去我小时的家,或许是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原因。但爷爷。奶奶依旧不变的欢迎我。

我小跑过去,轻轻嘀咕了一声:“水断,庄稼能好,人能好?”

天冷冷地,偶尔传来一两声微不可察的蛙声,似在低鸣,又似在呜咽。

 

三爹年轻的时候便离家出外打拼,久居城市数十年了,不知咋的,他竟蓦的回到农村,蜗居在祖屋那间不足8平方米的僻间里。三爹80多岁了,还是这样一身打扮:中山装、镂空草制礼帽、纳底黑布鞋,另加一把檀红拄杖。与农村那些指甲缝里塞满黑泥的老头相比,他的小资情调显得很是标榜。按农村的辈分大家叫他“三爹”。三爹年轻的时候已经很有派头了,是海口X工厂的干部;在那自行车也难得拥有的匮乏年代他已经丰裕到拥有公车代步,迎上开放的大潮,思想也受到灯红酒绿的熏染,竟留恋起风花雪月来,对家里的糠粕之妻自然冷落了;三奶性格倔强,于是率子领女的将三爹拘之门外。三爹从此便与家里闹翻了,落下个抛妻弃子的罪状。一次工厂起火,为了抢救公家财产,不幸被烧坏了腿,从此落下毛病;不久后三爹便退居二线了。清心寡欲之中渐生悔过之心,循规蹈矩的努力改过;但三奶及儿女们记恨却深,直至三爹孤身一人回到农村生活也不闻不问......三爹的脚真的不方便。农村里还没有自来水,村里的一位五保户帮忙着挑水,他则支付一些钱作帮补,但他的爱心让人看来有些虐待的嫌疑。他每天都多煮一碗汤留在锅里喊我端来喝了,于此我曾怀着感恩的心情;妈妈却抱怨道:人老了就懒而狡猾了你说生儿育女、爱人又有什么用。村里有位嗜赌的船老大间中会来为他擦药酒,借走了他的老本,大家都劝说说那人信不过,但他却坚持说或许人家真的有困难......三爹隔三差五的都会往城里跑,不过奇怪的是他从来不曾窜近自己的家门,他总是寄身于侄女的家里。试问侄女又怎么会事叔如从父呢,不用三五天的便差个藉口把三爹打发了。我曾不解地问他:既然不是回家与妻儿相聚那还去干什么?他很颓然地告诉我说:即使是这样,我能知道她们是否安好也就够了。我总是压抑不了心中的思念啊......”他噙着泪水摸着我的头的时候真的俨然一位慈祥的爷爷,但这种把人孙当己孙的滋味一定很辛酸吧。一位老人不能安坐家中享受天伦、弄孙为乐,那生活的意义于他还有什么呢?他曾如此地感慨:少年离家不思归,老来思归不得归!所有的种种都为他的标榜隐晦丝丝悲凉。就这样过了四年,三爹终于走了。听说他走的时候还象往常一样穿戴整齐,在往村外的小菜市场的路上摔了一交,就这样去了。村里的老人妇女们都感叹道“他总算走得好,走得干干净净”。我见过获知丧讯迟迟不肯赶回的三奶及她的儿孙们,木然且茫然的神情。她们恨他,要他承受了半辈子的愧疚及孤独无依的折磨以作惩罚。但如今三爹去了,又见得他们有多少胜利的快感呢,何苦?!钱钟书先生在揭示围城哲理的时候如是说――进去的想出来,未进的想进去;三爹也用了一生去感悟“少年离家不思归,老来思归不得归”。不是一家人么,一家人不是应该相互尊重相互护持相包容的么?......

水滴不停地滴着,似乎永不停歇。

于是,我的手里极不端正的提着劳动工具。不知怎的,当走到小时候的河边,我停下了脚步,似在寻找着什么。可我目光所及之处却只是近乎断流的暂且称之为河的东西,以及在河中的臭不可闻的垃圾。

“呱!”一声微弱的声响被我捕捉到了,我的眼里出现了神采,寻着声音找去,是一只残缺不全的青蛙。看到这,我似乎感觉到我的灵魂中的某些东西熄灭了。楞了半响。然后不屑地说了一声:“这是什么怪青蛙。”并且边说边用脚上穿着的崭新的运动鞋向青蛙踢去。这时,爷爷说道:“快点走,我们得按下午锄完才能回家。”

“说什么呢?赶紧跟上。”爷爷向我大喊。“没什么”我迅速跑去。

但我有一种潜意识,每当回到老家的时候便不想走出老家之外。请不要误解,是老家这个房子之外,可我不得不走出,因为除了学习外我还必须帮爷爷奶奶干一些农活。当然,同样地�依旧不知道为什么?久而久之,也不再去想。




(责任编辑:)

猜你喜欢:

2020/03/31

热点聚焦

相关新闻

专题推荐

热门新闻